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ggbq88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【转载】JIANGJIESHIYUTADINVREN第六章 侠客英雄  

2017-03-12 10:53:33|  分类: 寻找蒋介石足迹-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第六章  侠客英雄

JIANGJIESHIYUTADINVREN第六章  侠客英雄 - 企鹅人 - 王娜企鹅人书屋原创文学

陈其美

陈其美让jiangjieshi尝到女人的温柔与美色之后,立即分配给他一个任务。

“介石,鹰,我的好兄弟,女人不过是让男人消魂酥骨,活动筋脉,打发光阴的一杯淡水。而你真正要干的事情是去解救一个革命者。”从jiyuan走出来站在大街上时,他停下来,绷着一张严肃的脸下命令。

“啊!”一听见“革命”二字,满脑子胡涂的jiangjieshi立即来了精神。

“但你必须完成任务。”

他没想过要推托,自从昨晚加入陈其美的敢死队那一刻起,他就知道自己是一个革命者,他尤其喜欢那种冒险而出生入死的革命。古代武士们说:战死沙场是荣耀,平庸病死则不吉利。又加之他非常崇拜《孙子兵法》,早就殷切盼望自己是一名投身革命的武士。更何况他从前在家乡镇长用刑房受到的侮辱,以及眼下人民对满清政府的极度失望,他相信只有积极起来革命,才有可能推翻黑暗统治的满清政府,让人民享受光明与自由的未来。

陈其美吩咐完毕,立即将两个穿黑衣的敢死队员交给他:“从现在开始,介石,他们就是你的左右手。”

三个人在陈其美指定的地方乔装打扮一番,走出来向陈其美告别,jiangjieshi就带领两个敢死队员,火速离开上海。

一路上jiangjieshi骑马走得心急如焚,实际上他们是装着贵族少爷去杭州,他们的花花公子打扮不会引起人注意,肩膀斜挎猎枪,身后还奔跑着几只高大的黄毛西藏狗,仿佛这伙奶油小生是去远处游手好闲而狩猎。不过jiangjieshi心情相当紧张,毕竟他是第一次带人去执行任务,还不知道未来的结果怎么样,虽然眼下他决心坚定,但越接近目的地,心脏越是怦怦乱跳,他刚毅的力量也仿佛在一点点减弱,于是立即拍马加鞭,风快抛弃笼罩在心里的不祥之兆。

“鹰,你必须沉着勇敢地完成任务。”他想起恩师的话。

陈其美事前给他一张地图,那个革命者被关在杭州城外几公里的地方,监狱位于西边一座光秃秃小山坡上,四周是围住铁丝网的石砌高墙。三个敢死队员赶到那里时天已经黑下来,但他们一直躲在杂草丛里,耐心屏气等到半夜才行事。这时候明亮的灯光正照着监狱空地,两个持枪清兵一左一右在那里荡来荡去巡逻。

这是一个漆黑如墨的夜晚,天上没有星光,jiangjieshi和两个敢死队员换上黑色防护衣,脸颊戴着防护头罩,只有嘴巴和两只眼睛还留在外面。他们从刚才芭茅草里钻出来,在空地上猫腰爬行,样子极像小偷,三个人不停地瞻前顾后,东张西望,生怕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就被人发现,后来终于到达高墙下面,却又缩头缩脑。第一次干如此可怕而圣神的事情,jiangjieshi心中充满感溉,却也相当紧张,不过好在他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,很快带领两个同伴摸索着爬进高墙内。

“休息一下,别动。”jiangjieshi低声提醒。

就在这时,墙内一条恶狗突然高声狂吠,机灵的家伙发现墙内有三个移动的黑影,jiangjieshi顿时吓得不知所措,事前他没有准备杀狗的毒药,这是他的一大失误,他差点摸出腰间手枪来干掉它。不过眼疾手快的同伴,这时却向大狗抛出一块肉,那条恶狗瞪着那块肉,又瞅一瞅三个黑影,终于叼起肉踱到一边去。心里咕噜管他们干嘛,只要我有骨头啃,即使是敌人也会变成我的主人。

巡逻清兵听见狗的吠声急忙跑过来,端枪四下紧张打量,嘴里不停地咒骂,到底是谁闯到这里来,这里既不是政府的藏宝金库,也不是私人经营的酒吧jiyuan,闯到这里来有什么好玩。不过最后瞎折腾一阵,连个鬼影也没发现,两个人又开始斥责那条疯狗,不知逛到哪儿找母狗交配取乐去了,真不是东西。

两个人很不满地巡逻一阵,才返回原处,坐在石头上打火点烟,将手中长枪放在身边,抽烟可以提神和打发时间。

约莫挨过半小时,终于等到两个清兵因无聊而抱头打盹,他们才轻手轻脚摸出墙角,屏住呼吸,扑伏在地上,爬过一段没有灯光的路程,到达那座监狱脚下。原来革命者被关在古代塔楼上,他是杭州起义失败后的一位英雄,前一天已经接到有敢死队的同志来救他,昨天他一直在等待救援者的到来。

jiangjieshi和两个同伴小心翼翼摸上石梯,为防万一,他们手里握住枪,但不会开枪,因为枪声会带来危险。当他们提心吊胆爬上三楼时,发现门上挂着一把大锁,开门的钥匙在巡逻清兵口袋里。三个人顿时失望至极,两个同伴甚至要用枪托砸坏大锁。

jiangjieshi立即制止他们,说不得鲁莽,须得小心行事,最后歪头思考片刻,他选择从窗口跳进去,虽然上面有铁条和玻璃,他不得不冒险尝试,不过当他用很轻的声音捅坏玻璃时,两个尾随在后的清兵突然向他的同伴开火,清脆的子弹声划过寂静夜空,他们在来不及还击之下,怆然倒在血泊中。

愤怒的jiangjieshi立即进行还击,当场打死两个纠缠他们的清兵,但他的枪声引来更多清兵,他们竟然像蝗虫一般从石梯下面冲上来。“有人劫狱!有人劫狱!”跑在最前面的头儿在举枪高喊。

jiangjieshi除了听见他们急促的喘息声,还看见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他,挤在前面的五六支枪,肯定会把他打成肉酱。眼看逃跑的路已经阻断,他干脆冒胆跳上窗台,用腿踢弯铁条,挤进塔楼里,拿刀片迅速割开那个革命者手上的绳子,因为他被反绑在柱子上,还用黑布蒙了脸。革命者获得自由后,立即扯下蒙布,跟在jiangjieshi后面,两人又一起冲向另一道窗口,那里仍然被铁条和玻璃挡住,jiangjieshi又用刚才的方法破坏铁条和玻璃,火速拉革命者一起跃上窗台,准备往下跳,但就在这时,身后响起一阵激烈的枪声,随后革命者一头栽到阳台上。

jiangjieshi难过地跪在他身边,他已经中弹身亡,身下流出一大滩鲜血,jiangjieshi为他合上仇恨的双眼时,怆然落泪,因为他曾经牺牲两个敢死队员,却没有将他劫救出监狱,他们三个人都为了革命而这样猝然死去,他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,并在那里非常可怕地绞痛,有一瞬间,他发现自己也快要死去。

末了,他又终于知道自己还活在充满仇恨的人世间,不得不丢下他一个人独自逃命。此时耳边子弹正在呼啸,那些清兵已经打开门冲进塔楼,稍有耽误就会命丧黄泉。他急忙转向另一边阳台,但那里也有清兵的枪口对准他,他吓得目瞪口呆,但马上又灵机一动跳上房顶,用枪打死两个率先扑上来的清兵,直到弹尽无援,那些家伙才偷偷摸摸爬上来,准备捉拿他,谁知慌乱中的他,干脆上前抓住一个清兵当盾牌,一步一步往后退,那个清兵吓破了胆,直呼同伴别乱开枪,jiangjieshi夺过他手里的长枪,谁敢上前来救他,他就要先打死谁,结果双方都对持着不敢开枪,jiangjieshi拖着人质,竟然紧张万分地跳下房顶,在塔楼的楼梯上一边开枪一边飞奔,最后成功地逃出监狱区。

关于这次倒霉的劫狱,jiangjieshi没有办法向陈其美交待,自已把事情搞砸了,这是他的错,也无颜再回到上海去面对恩师,狼狈地把自己化妆成农民,连夜匆匆赶回溪口老家。一进门就在那里脱衣服,扔头罩,摔东西,仿佛是身上的衣服和家里的东西让他失败,他看见什么东西都不顺眼,非将它打个稀巴烂才解气,直到他把厨房所有家具损坏摔进院子里,满肚子失败的怨气仍未消除,反将两个可怜的女人吓得半死,以为家里突然来了个疯子。

“一年多不见,今日才找到回家的路,你到底在发谁的脾气?”良久,气得发抖的王采玉才敢面对他,这个从北京保定军校又去了日本的坏儿子,怎么还是从前那副老样子,他什么时候才会长大啊!

“介石,你就忍一忍吧,别扔那些少得可怜的家具了,如果没有它,我和妈妈如何过日子?”胆怯的毛福梅躲在门口,小丈夫的暴行逆施吓得她刷刷发抖。

“走开,你们统统都给我滚开!”他一边咚咚地跳脚,一边又恼火地朝她们脚下扔家具,散架的木头吓得她们东窜西跳。

“介石,住手!你必须住手!”王采玉脸色十分难看,她一边用手护头一边斥责,恨不得能够亲手杀了他,不,她早在十五年前就应该把他捏死,那么他就不会有今天,骑在她头上耍霸王。

“别扔啦,你老是扔家具手会酸痛的,爱惜你那双读书人的手吧,它会让你在未来更好地写字握枪,唔,孩子他爸,你未来不是要做一名军人吗?留住它去跟敌人拼刺刀好啦!”

丑女人的话显然进不了他耳朵,他母亲的责备也像一阵轻风拂过,他继续在那里往死里折磨自己,他要马上死掉才甘心,今天他做了一件顶顶愚蠢的事,如果他继续活下去就是罪过!

jiangjieshi粗暴的举动惊醒毛福梅怀中孩子,小蒋经国也踢腿哇哇大哭起来,王采玉见状脸色越发铁青。“你媳妇为你生了一个宝贝儿子,她是经过九死一生才生下他的,因为是难产,她差点丢掉性命。你这个坏蛋父亲这么久没回家,回来也不赶快上前问候她一声,你以为女人生孩子是下一只小猫吗?”

“她就是生下一百头老虎,我也不稀罕,我需要的是革命成功,革命成功!我不需要孩子!”他举着双拳大吼大叫,声音飞过院子传到外面的旷野里。

“可是这个孩子,算命先生说他将来要做大官,是个了不起的人物。”

“他就是日本天皇我也不要!”

“好啊!原来你是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家伙!整天只想到该死的军校,想到在外面鬼混。我不懂什么叫该死革命,只晓得家里没劳力,缺少男人下田种地,如果你是男人,明天就下田去干活,少在这里称假能,耍威风!”

他比母亲更强硬,推翻一张桌子后说:“我会去种地的,你走着瞧好啦!”接着他又怦怦踢着桌腿怒吼,“你们女人头发长,见识短,我拒绝与你们对话!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